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有这么一副画,它既没作者署名又没旁人题字,如今被叫做——

  • 日期:08-19
  • 点击:(1966)


  私享艺术2天前我要分享image.php?url=0MdPs6TJNK

  《唐人宫乐图》

  image.php?url=0MdPs6uKBd

  画上共有12位女子、1张案子、13个凳子和1只狗。

  这12人里,有站着的,也有坐着的;有张望别处的,也有隔案交谈的;有海量要续碗的,也有微醺坐不稳的;有吹弹奏乐助兴的,也有摇扇纳凉赏乐的。

  站着的两个女子不用多说,从衣着打扮到行为举止,一看就知道是侍女。另外十位围着长方案落座的女子则装扮华丽,尽显富贵之态。

  妆 发 篇

  按理说,相聚在一起吃喝应该感到开心才是,但不知道是酒不对还是人不对,她们脸上都流露出一种掩不住的失落。再一想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被君王冷落了太久。

  image.php?url=0MdPs6zPpR

  不过,要出门就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像前段时间流行的辛芷蕾头、初恋头什么的都太显瘦了,她们需要的是能让脸看起来更圆润的发型,毕竟那是一个以丰腴为美的年代。

  image.php?url=0MdPs6ioXM

  把头发分成若干股编到头顶挽成椎,让它耸着,就是立而不倒的高椎髻;

  image.php?url=0MdPs6OC9A

  把头发拢到脖子后面扎起来,再挽成一个马肚子形状的大椎,最后把它垂在头顶的任意一侧,妩媚自然的坠马髻就完成了;

  把头发扎到脑门两边,再在耳朵旁束成两个球,简单大方的双垂髻你学会了吗?

  image.php?url=0MdPs6yiNH

  人多发型少就难免出现同款,发饰就成为了彰显个人特色的利器。你用上了繁杂的“花冠”,我就弄个简练的梳髻,各有各的美。(相关阅读:唐代女俑发型识别指南)

  image.php?url=0MdPs6e8P2

  坐着的十位女子妆容都差不多,唯有额上花钿因人而异。

  image.php?url=0MdPs6hm8E

有精美图案的披巾,贼端丽贼典雅。

  孟浩然还曾在《春情》中用“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等句,将当时的服式生动形象地描述了一番。

  image.php?url=0MdPs68gKB

  站着的两个侍女穿的则是圆领窄袖的袍衫,腰间系有红色柔带。这种女子着男装的现象在唐代比较常见,史籍、壁画等资料上常常可以见到。

  身着男装,但在妆容和发型上依然保留女性特征的侍女,被称作“袍”。薛逢曾在《宫词》中提到“遥窥正殿帘开处,袍宫人扫御床”,由此可见侍女着男装是图它方便,不过多半也有迎合主人喜好的缘故。

  奏 乐 篇

  聚会上要是只有吃吃喝喝也挺无聊,那不如来点儿小曲儿助兴坐在案子北面的四位小姐姐正在进行她们的表演,边上站着的一位侍女也随节拍打起牙板。

  我会吹胡笳

  image.php?url=0MdPs6f2M3

  胡笳是我国古代北方民族的一种形似笛子的乐器,发音柔和浑厚,音色圆润深沉。岑参《胡笳歌送颜真卿使赴河陇》中的一句“君不闻胡笳声最悲”就点明了它音色悲凉的特性。

  说起胡笳便不能不提蔡文姬,她是汉末蔡邕之女,因连年烽火在逃难中被匈奴掳去。后与左贤王结成夫妻,生下一双儿女。曹操平定中原后,与匈奴修好,便用重金将其赎回。

  在塞外度过了十二个春秋的蔡文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乡,但和骨肉分离又让她十分痛苦、矛盾,在这样的心情下她作出了著名的《胡笳十八拍》。

  我会弹琵琶

  image.php?url=0MdPs6WOkx

形柄和扇形拨面组成的,一般用右手握持。

  image.php?url=0MdPs6TcOi

  日本奈良正仓院的红牙拨镂拨(琵琶拨子)

  提到琵琶自然会想起白居易的《琵琶行》,那句“沉吟放拨插弦中”就是指演奏结束后把拨子插在弦间,那句“轻拢慢捻抹复挑”讲的便是弹奏琵琶的指法。

  而另一位大诗人王维则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会弹琵琶能有多大用。他没应举之前,在歧王的宴会上用一曲琵琶赢得公主青睐,随后就被钦点成为解元。

  我会弹筝

  image.php?url=0MdPs6tqQP

  筝是我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最初有五弦,唐时十二弦与十三弦筝并存,前者用于清乐,后者的流传和应用更为广泛。

  image.php?url=0MdPs6QySS

  1979年江西贵溪春秋崖墓群出土的两张十三弦筝

  南北朝时的沈约也曾作诗咏筝:

  秦稳吐绝调,玉柱扬清曲。

  弦依高张断,声随妙指续。

  徒闻音绕梁,宁知颜如玉。

  我会吹笙

  image.php?url=0MdPs6CJdz

  笙是我国汉族古老的吹奏乐器,一般用三十六根长短不同的竹管制成。

  笙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非常流行,曹操还曾在《短歌行》中写过:“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image.php?url=0MdPs6sRGF

  1978年湖北省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的

  目前所发现的最早的匏制笙

  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

  不过,用jio趾头想想都知道,这几样乐器凑在一块儿,那奏出的音乐声肯定会惹得这群姐妹伤感不已。这不,在案子底下躲着的小獒都像是露出了皱眉的表情。

  image.php?url=0MdPs6EHgb

  这乐调怎么苦哈哈的?

  那时的长安与西藏交往频繁,宫里养几只藏獒也是自然又通情合理的事情。

  宴 饮 篇

  画里绷竹席的长方案上放着1套樽勺、2只八瓣花形带底座的果盘、4只碗,还有5只外黑内红的觞和18只青六瓣花形碟。

  image.php?url=0MdPs6TCTS

  数六瓣花型碟的时候可别漏了这个~

  于是有人开始好奇:她们喝的是酒还是茶?

  喝茶派认为从花蕊夫人的《宫词》“近被宫中知了事,每来随驾使煎茶。”中可以看出,当时饮茶风气盛行,宫里的人也已经开始赶这样的时髦了,所以案子中间那的件大型器具是茶锅。

  喝酒派则认为唐代盛酒用樽,樽长得就像个盆,有带圈足的,也有带三只足的,樽勺是用来酌酒的,图中的器具符合樽和杓的形制。

  image.php?url=0MdPs6RIHe

  河南洛阳涧西唐乾元二年 (759年)墓出土的

  高士宴乐纹螺钿镜中的图案里有三足樽

  image.php?url=0MdPs6Hhta

  江苏镇江丹徒丁卯桥的唐代窖藏中

  出土的酌酒用长柄银勺

  而不论是喝茶还是饮酒,都会醉人。所以案子西南角的这位女子左手扶案,右手仍抬着碗往嘴边送。身后的侍女担心她醉了坐不稳,正上前搀着她呢。

  image.php?url=0MdPs6Cw2G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举杯浇愁愁更愁。

  这简直就是后宫姐妹团的大型买醉现场啊!

  可是这醉,并不是因为茶或酒喝多了,而是长期独守空阁,心中烦闷郁结。当日和同病相怜的姐妹们在一起放肆畅饮,也算是聊以自慰的消遣排解之法了。

  参考文献:

  李少龙 《宫乐图》

  陈乃惠 《唐代<宫乐图>的表现美》

  刘方冉 《中国古代茶画研究》

  朱笛 《女儿爱作男装样唐代的男装女子》

  孙机 《唐代之女子着男装与胡服》

  周福芹 《浅析唐代“女着男装”流行的成因》

  李霖灿 《李霖灿读画四十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感悟艺术与日常》

  (本文图片如无特殊注明,均来源于网络和故宫博物院)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